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那年我十七岁
那年我十七岁
  小辉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班同学,很铁的哥们。他长得英俊高大
 ,他的父母都是工人,有个大他一岁的姐姐阿丽。丽姐长得非常漂亮,对我很好 ,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有时还开些荤玩笑。小辉有个小姨早年远嫁日本,后来丽 姐也嫁到日本 .
 
  我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裸体就是丽姐,读高一那年的夏天,一天下午老师有活 动,我们很早就放学了,我放下书包就到小辉家去玩。小辉的家是间平房,只有 两个房间,夏天就在屋外烧火做饭。我看见门口的碳炉的火空烧着,大门半开着 。我进门几步就到了里屋的门口,看见丽姐一丝不挂的对着我,啊!地尖叫一声 说,快把门关上!我惊讶地望着丽姐白皙无暇的身体,她依旧对着我并未用手中 的毛巾遮挡,我更贪婪地凝视她的关键部位。她羞涩温柔地望着我,去把大门关 上。“你还看!”在给丽姐换洗澡水的小辉如惊雷般将我击醒。我赶紧来到大门 边,此刻的我该走该留?我最终关上大门留在屋内,因为我实在不想离去。里屋 的门已经被小辉关上,我在外屋坐立不安。阿丽的身体让我的心脏产生了从未有 过的强烈跳动。阿丽那绯红的脸颊,纤细的身体,洁白的双峰,稀疏的阴毛,粉 红的乳头,还有那少女的矜持和温柔象幻灯片一样在我脑海里一帧一帧地呈显。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天天都到小辉家去玩,总希望能遇上阿丽。阿丽除了 多了几分腼腆外,依旧对我很好。小辉对却不怎么友好,还经常提醒我不许对别 人透露此事。
 
  转眼到了秋天,在一次课外活动课中,小辉摔折了腿住院了,我常到医院去 看他,有时还帮他送饭。有一次我又帮小辉送大骨汤,阿丽一个人在家,汤还没 炖好,我就和阿丽聊天。因为外屋有炉烟,我们就到里屋聊。过了一会儿,我的 身体不由自主地躁动起来,阿丽好象有所察觉,气氛也顿时紧张起来。我壮着胆 子把阿丽拥于怀中,阿丽没有挣扎。我松开左手在阿丽的胸部轻轻地揉捏,温柔 的阿丽低着头,侧望着地上,任由我抚弄。我的手慢慢地伸进阿丽的内衣,拉开 她的胸罩,阿丽的乳房圆圆的,乳头又硬又翘。我轻轻地抚摸她的双乳,手能感 受到阿丽急促的心跳。阿丽的温柔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当我想要抚摸她的下身 时,阿丽收缩腹部让我的手顺利地插进她的内裤(她的牛仔裤很紧)。
 
  我第一次触摸到女人的阴部,她的阴部很瘦毛也不多,摸到那条似有似无的 肉缝时,我疯狂了。我粗鲁地拉开她的裤练,扒下她的裤子,将她推倒在床上, 阿丽退掉自己的裤子,光着下身默默地仰卧在床边。我顺速地脱掉自己的裤子, 将勃起的阴茎展现阿丽姐面前,阿丽转过通红的脸颊望着床的里面。我分开她的 双腿,第一次真实的看到少女的阴部,距离是这么的近,这么的清晰。干瘦高凸 的耻骨被细腻白皙的皮肤紧紧的包裹着,上面长着少许细细软软的绒毛,整个阴 部都是那么那么的白嫩。我掰开阿丽白里透红的大阴唇,浅粉红色的小阴唇,绿 豆般大小的小阴蒂和细小的尿道口都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我面前。阿丽阴道口很小 ,我握着阴茎慢慢地插入她的阴道,可能是阴道很干的缘故,很难全部插入,我 就模仿A 片里的动作,轻轻地来回抽插。渐渐地感觉她的阴道湿润起来,我用力 一推,就在阿丽“啊!”的一声尖叫的同时,我已将整根硕大的阴茎完全地插入 她的阴道,直顶花芯,紧紧的暖暖的,爽的滋味无法言语。见阿丽痛苦却又默默 承受的表情,感觉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此刻的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阿丽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我不停地快速抽送,她不由自主地小声呻吟起来 。由于我的阴茎很长,而且抽送的力道越来越大,龟头每一次重重地顶到她的子 宫,她都无法控制地细声尖叫一声。看到阿丽痛并快乐,清纯可爱之中略带淫荡 的表情。顷刻我也达到高潮,我憋足了劲,痛快淋漓地将精液全部射到阿丽的子 宫里。我缓缓拔出阴茎,但依旧高举阿丽的双腿,以便能清楚的欣赏她的阴部。 阿丽的大阴唇向两旁敞开着,沾满了白色爱液,通红的小阴唇象花瓣一样向外翻 着,美丽极了。直到中间的莲花洞口慢慢的关闭了,我才放下阿丽的双腿。阿丽 羞涩地瞟了我一眼,下床蹲在地上,在我目光的注视下,象个做了错事的小孩, 胀着绯红的脸,默默地用纸擦拭从阴道里流出精液。这是我的第一次,同时也是 十八岁的阿丽与十七岁的我的初恋的开始。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沉浸在幸福与喜悦之中。到了医院,小辉察觉我有 点不对劲,问我有什么事会这么高兴这么兴奋,我只能瞎编来唐塞他。晚上我回 味和阿丽的爱爱时,才意识到阿丽并不是处女。还没交男朋友的阿丽的第一次给 了谁呢?我陷于了苦恼,百思不得其解的我最后想到唯一能想到的那个人——小 辉。这是真的吗?我脑子乱了!如果真是这个我不该也不敢想的人,那就太乱了 !
 
  随后的日子,我们就象掉进蜜罐一样甜蜜,逮着机会就爱爱。但对阿丽和小 辉的猜测,时常闪现在脑海,象心魔一样驱使我做了件后悔终生的事。在一次爱 爱过后,阿丽在我穷追不舍的追问下被迫说出她和亲弟小辉的事,说她最疼的人 是小辉,最爱的人是我。老天就是这么残酷,给你快乐的同时也给了你痛苦。此 后我们三人都承受着冰与火的折磨。终于有一天,我和小辉以莫名的理由打了一 架,我们伤得都很重,心里却舒坦了许多。最伤心的是阿丽,她象母亲心疼自己 孩子一样怜惜着我们。甚至用肉体满足我们的身体来平衡我们的心理。如此美丽 善良的女孩本可以成为我的老婆,拌我幸福生活,由于当年我的狭隘,导致阿丽 在二十一岁那年远嫁日本。值得欣慰的是:阿丽,小辉及我都已结婚生子,生活 得幸福美满。我和小辉还是“有妻同享,有夫同当”的铁哥们。
 
[ 本帖最后由 beike0315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aiteng金币 +5排版好再后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