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爱的奉献—钟情
爱的奉献—钟情
            爱的奉献—钟情
 

 2009-5-12发表于文行天下
 

  女人长的漂亮,不如活的漂亮。
 
  我活的不漂亮,一直都很不漂亮。因此,我是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众 星拱月的成长过程让我沉溺其中、迷失自我,并因漂亮而遗失了很多很多…… 
  家境的富足遗失的是家人,隔阂与疏远的相敬如宾,好像是富贵人家的基本 礼仪一样,让我厌恶,甚至想吐。
 
  富足的背景与美丽的表面,能带来的虚荣与羡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让我 不能自拔的遗忘了真实,直到上了大学……
 
  若不是我的任性,与父母的放任,我不会在这个学校读书。虽然这所是省内 的一类大学,以我基本不学的成绩是不可能考上的,但在这个有关系就有权利的 现实社会,钱可以改变很多问题,虽然很多人说能改变一切,但……我不这么认 为,至少他就不会被改变。
 
  他是外省人,长的并没有我任何一任的男友帅,但他身上的那股阳光,却是 我历任男友身上都没有的。
 
  我喜欢看他笑的样子,很单纯的快乐,我记忆力从来都没有那么开心的笑。 
  他的家境看来并不富裕,廉价的衣衫,周末的兼职,还有朋友的类型,都显 示出他只是个很一般的穷学生。
 
  美丽向来都能招来狂蜂浪蝶,而他是属于花丛外的生物,对我除了偶然一瞟, 基本都不会看我,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种不削,还是一种自卑的伪装。我喜欢他, 或许就因为他的笑阳光。喜欢一个人,或许不需要理由,但我已经有一个理由, 为什么不放大呢?
 
  我向他表白了。
 
  故事和现实总会有着大大小小的差异,而我这次表白,除了换来他一脸诧异 和一句强硬的「我不是玩具,不想被玩弄!」扬长而去,还有他的鼻青脸肿。 
  我没有打他,也没有唆使人去打他。我只是在思考,为什么他会拒绝我? 
  或许是我长久以来对人满不在乎的习惯,或许是表白说的太不诚恳,我又尝 试了一次。
 
  很多时候,同样的事情做第二次会很多不同的细节,不同的结果,或许那个 结果或许比上一个更差。
 
  再次面对我的表白,他没有诧异,也没有强硬,只是显得很淡漠,然后很冷 静的答应了。我虽然不喜欢他的态度,那种连伪装的喜悦都没有的冷淡,但我还 是很高兴。面对着本来就不帅,还鼻青脸肿的他,我很高兴的吻了他。
 
  伏在他身前的我,熟练的踮着脚舔舐着他的唇,他明显的身体僵硬,让我一 阵内心的窃喜。
 
  他轻轻的退了一步,让我有些难受,也有些期许。
 
  他侧着脸,肿胀的脸竟然能看到血液翻腾红。
 
  「你为什么找上我?」他声音很轻,周围并没有第三个人。
 
  「我喜欢」我的声音比以往更甜了一些,我觉得是自然的。
 
  「玩具?」面对他第二次用这个词,我微微皱起了眉。
 
  「你自卑?还是不敢?」我带着挑衅的语气,让他喘气有点重。
 
  对于男人的了解和把握,多少年的经历,让我有点像纵横娱乐圈的女演员。 
  「你答应是以为我找人打你?怕挨打?」对于血会翻腾到脸上的男人,激将 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猛地抬起头,视线却只看到我的嘴唇「我没那么蠢。」眼神闪烁的谎言, 或是情绪大于理智的热血少年,无论是哪种,我喜欢他。我认为喜欢就应该用吻 去表达,所以我又吻了他一次,这次他伸出了舌尖。我感到心的跳动,脸上自然 的微笑,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让这感觉持续了很久,直到他退后一步,大 口大口的呼吸,我又笑了。
 
  对于被隐传为校花,实为富商、二世祖的猎物榜上物品的我,和一个其貌不 扬的穷小子恋爱,好像践踏了那些曾想要拥有我,而踌躇酝酿良久的上位者。对 于自己的猎物被降级,而拥有者却是一个贫民,那好像是他们的屈辱。我不知道 他们是不是出于这样的想法,只让我这段感情持续了一天,他就住院了。 
  我去医院看过他,浑身都是纱布和石膏的他,不知是在沉睡,还是在昏迷, 我宁愿相信他是在酣睡。
 
  我静静的在床边坐了一下午,看者他静静的睡。虽然他的脸比上次更肿,很 惨不忍睹,但他睡觉的样子很甜,嘴唇嘟嘟翘起,也不知道是肿,还是他本来睡 觉就撅嘴,很可爱的样子。
 
  因为喜欢,所以要用吻来传达。
 
  我吻了他,他并没有像童话故事里那样被吻醒。他依然沉睡,我的吻依然停 留在他的唇,我有些固执的想要他醒来,用口舌封住了他厚厚的唇。我的吻,除 了让仪器上的图线弹跳加快,并没有什么其他效果。
 
  我用钱买到了想要的消息,用钱买到了解决问题的能力,用钱让导致问题的 问题人物离开了我的视线。
 
  表面上,问题似乎都已经解决完了,但他仍在医院里。
 
  当我再次去看他的时候,他眼神中的那种情绪,让我一阵心痛,我很不喜欢 那种感觉。
 
  没有问他,我将他转到了单人病房,他没有挣扎,没有询问,没有愤怒,甚 至没有情绪。
 
  那一晚,我留在了病房,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躺着,任由我 吻着他。
 
  他一直看着我,但那种眼神的凝视,我宁愿他真的不在乎我。
 
  独自站在星空下天台,仰望着皎洁的月亮,沐浴着星光月色,我深深的抽着 烟。
 
  当我熄灭第五支烟,我回到了病房,褪下了他的蓬松的病人裤。
 
  一腔烟味会让不抽烟的男人口腔厌恶,却会给不抽烟的男人阴茎更大的刺激。 这话是我说的,没有科学依据,也不需要科学依据,科学在现实面前就是一张破 纸。
 
  越是没有人踏足的地方越是敏感,越少人触及的禁地,越是神秘。这或许就 是男人喜欢处女的原因,他很敏感,我不喜欢处男。
 
  他的敏感有些超乎想象,我甚至怀疑他以前有没有自慰过,他竟然在我吸吮 不到十次的情况下喷满了我的口腔。甚至比我曾经遇到的早泄者都要快,唯一的 不同是他比较硬,喷的比较多,至少在他以前,从没有谁能喷满我口腔还外溢的。 
  我知道他醒了,只是他不说话,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因为不想面对我, 他闭着眼。
 
  我第一次咽下了精液,还用手指撩拨溢出的点滴,用舌尖吸吮彻底。
 
  微腥,淡咸,还好不臭。
 
  这算是处男的好处吧,至少够干净,能让人放心。
 
  清理完口腔,用舌尖帮他清理着粘滑的阴茎,他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轻 轻的吭了一声,身体僵硬,仍没说话,我也不想言语,继续舔舐着,好像那是我 最爱的甜筒冰淇淋一样。
 
  在我基本清理干净,最后一次吸吮,却发现他又勃起了,这或许是处男另一 个好处。
 
  我轻轻的爬上床,掀起自己的裙子,用手指勾起丁字裤拨向一边,向他的胯 间坐了下去,他竟然闪了。我靠!这就是处男非常不好的地方。
 
  「怕我有病?」
 
  他没说话,只是昏暗的夜色中,他的双眼闪动着微光。
 
  「放心,我和别人都是戴套的,就和你。」
 
  我移动了屁股的准星,准备坐下去,他他妈的,竟然又闪了!我真不喜欢处 男!
 
  「处男,你非要找个处女吗?」或许我这样的姿势和他对话很白痴,但我觉 得处男更白痴!
 
  他竟然还是不说话,我真不知道为什么处男会这么烦,这么简单的事情,非 要复杂化。
 
  「要不要我明天做个处女膜修复手术再来?」我坐在他大腿上,屁股感受着 他大腿浓密的腿毛,他的阴茎躲着我,贴在他自己肚皮上。我坐下去的时候,他 受伤的身体有了条件反射,让他吭了一声,那是今晚的第二次发声,虽然只两个 音节,但,够了!
 
  我一手抓住他的阴茎,一手摸着自己的阴道,我用力坐下去了。
 
  虽然他挣扎了,但我还是坐下去了。对于两只手,一只脚都上着石膏的人,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都相当于半个植物人。
 
  他呻吟的鼻音不断的从鼻腔发出,我知道,那是他想要挣扎,全身摆动的疼 痛,并不是快感。
 
  我很享受他有力的挣扎起伏,他的阴茎即使在我的体内,还是倔强的想要回 到他的肚皮,那挺举的力度让我不由自主的向他的肚子倾斜,那不规则没有方向 的野蛮挣扎,让我难得的兴奋,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喜欢,所以我吻了他。 
  他的思想还停留在处男阶段,所以他又避开了,侧过脸。我脸上泛着笑,用 舌尖卷着他的耳垂,来回用舔舐刮动着他颈脖,他粗重的喘息,在我颈背炙热的 吹拂。体内的阴茎向上又用力的顶了顶,我喜欢那压平阴道内壁所有凸起的的感 觉。所以,我强吻了他。
 
  他没有回应我的吻,只是木纳的在接受着我所做的一切。或许他想让我没感 觉,让我厌恶对尸体一般的性交。可他不知道,我喜欢他,无论他是否回应,我 都喜欢他。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会持续多久,但至少目前我还喜欢他,即使他不喜 欢我。
 
  他闭起眼睛,似乎在享受,似乎在沉思,只是身体随着我前后摆动的臀部来 回晃动。
 
  我不再看他,闭起双眼,感受我想要的爱。
 
  他的龟头末端,似乎可以刮到我的阴道内的敏感处,每一次抽动划过都让我 有痉挛似的抖动。开始的不适应过后,我开始迷恋这种感觉,那是一种沉溺心动 的感觉,频繁的抽插,几乎无止尽的心悸。我想我有些疯狂,那种高速的频率不 应该是对一个处男做的,可我控制不住的做了。所以,他射了。那滚烫的液体像 焊枪一样灼烧着我的子宫壁,那每一波喷灼,都让我不自主的向他俯靠更近,直 到我完全趴在他的身上,那喷涌还继续了两波才停歇。
 
  我的喘息和他的喘息并不同步,却刚好衔接,让整个房间充斥着那连贯的呼 和吸。我忘了他身上的伤,他似乎也忘了身上的疼,任由我趴在他包裹着纱布的 胸膛。
 
  「我会负责的。」这种只有白痴处男才会说的话,相信以后他不会再说了。 
  「不需要你负责。」我酥软的依偎在他的身上,用指尖在他透出纱布的胸口 画着小小的圆圈。
 
  听说在喜欢的人身上画圆圈,那是一种祝福的图腾,画越多圆圈,那人的人 生越多圆满。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做,很享受这种感觉,很温馨,还有那一种忍不住的喜悦, 让我脸抑制不住的挂起了笑容。
 
  「为什么?」他声音很平和,我却感到他心跳很快。
 
  「因为我没做处女膜修复手术,我是个妓女。」我用温柔的声音在他耳根吹 着气。
 
  「为什么选我?」声音依旧平静,心跳却缓慢了一些。
 
  「因为我喜欢你。」我和他四目相对,用嘴对着他的唇软软的说。
 
  「可你并不爱我!」他有些激动,忽然间胸膛起伏很快,身体平静后的忽然 激动让他的伤痛感放大,他闷哼了一声。
 
  「爱,我们刚刚做了,要是你还需要爱,我们可以继续做。」我伸了伸有些 疲累的大腿,用脚趾在他的脚背画了两个小小的圆圈。
 
  窗外的深邃的天空缀满钻石的星芒,一颗一颗偷偷的闪烁。
 
  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让迷幻的烟在身体内流转,让自己感受飘渺后, 缓缓的放出那渴望自由的雾。
 
  「要来一口吗?」我把指间的烟放到他唇边,他微张的唇并没有接,也没任 何反应。
 
  「不抽烟的男人是小男人喔!」调笑着,我深吸了一口烟,吻上了他的唇, 让烟雾在他的口中弥漫,直到他吸气时剧烈的咳嗽,让我笑着离开他的唇,静静 的看着他的人。
 
  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小男人!
 
  忽然想到一句话,对着刚咳嗽停歇的他,嬉笑着说「给老娘笑一个~ !」 
  他猛的又咳嗽起来,我笑的更灿烂了……
 
  我想,或许我爱他……
 
[ 本帖最后由 dencey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止 金币 +15论坛欢迎好贴~请君笑纳